一旦各旅行社面临一定的生存困境

2020-06-20 00:33

新法若执行不力会沉渣泛起

热点景区仍是黄金粥

《旅游法》规定,旅游者在旅游活动中应当遵守社会公共秩序和社会公德,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、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,爱护旅游资源,保护生态环境,遵守旅游文明行为规范。

缺乏合理薪酬机制致导游歇业

黄卓伟在四川从事导游职业已14年。他告诉记者,因为《旅游法》实施,今年十一他并未带团出游,而是在成都市内从事接送机业务。黄卓伟说,“现在购物点不能进、自费项目不能加,《旅游法》刚实施,大家都比较守规矩,这对于以往靠吃回扣为生的导游来说打击很大,只能想别的办法赚钱”。

要想解决这种情况,首先应对景区进行环境承受能力测定,并及时公布数据,景区根据此数据进行限量接待。可以说景区的环境承载力、环境保护问题并没有引起管理者的足够重视,目前极少有景区对外公布最大游客接待量,即使公布也不一定是运用科学的手段测量的。对重点景区进行环境承受力的科学测定,能够帮助景区管理者及时通报、预警,对游客进行出行指导。同时建立门票预约机制,

尽早地预测景区内的游客数,对其他游客进行预警。以上两项措施可以先针对文物保护类、生态类及管理难度大的景区进行重点实施,也不一定开始就严格执行,但要先上路,再推广,逐步地实现,甚至是在景区规划之初,就要进行科学的测算。

没有回扣,导游的收入如何解决成为了旅行社面临的新问题,携程旅游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大部分导游没有和旅行社签订劳动合同,无法得到基本工资或“底薪”、社会保险,这使导游没有起码的物质保障,收入主要来自于游客的购物和自费项目的回扣。国内导游管理和薪酬体制的改革刻不容缓。“我们的解决思路是‘工资+带团补助+小费’的导游薪酬体系。首先,从薪酬体制上保障导游收入权益,支付真实的成本,包括导游工资、带团服务费、四险一金等,不允许地接旅行社在这类产品收取导游人头费;其次,导游按产品服务难度和等级,可以得到相应的带团补助。”

《旅游法》10月1日施行伊始便迎来黄金周大考,“零负团费”组团、增加购物点、强迫购物等行为被明令禁止,不少导游开始歇业在家进行观望。

《旅游法》明确规定,景区接待旅游者不得超过景区主管部门核定的最大接待量。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表示,目前国家还未出台关于景区承载量的核算标准,这一规定实施操作起来有难度。景区整天说安全是放在首位的,但没人是为了安全而安全,大部分景区考虑的还是如何消化众多的游客,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,如何在黄金周期间带来更多的经济收益。九寨沟只是一个最突出的案例而已。

应科学测算景区环境承载力

对于今年十一黄金周的情况,黄卓伟表示,现在只剩下了地接社支付的导游服务费这一项,相当于固定工资,带一个团下来才1000多元,和原来比绝对是天壤之别。

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由于进入门槛低,我国旅游行业长期处于散乱差的低端竞争格局,伴随着《旅游法》时代开启,旅游业将被倒逼,面临一场新的洗牌。

游客缺乏引导监管导致问题

□新情况

不文明事各地频出

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认为,如果《旅游法》能够严格而且持续、均衡地实施,这个行业的洗牌是毫无疑问的。因为目前全国旅行社行业处在小、弱、散的状态,没有形成合理的经营体系。随着价格的上涨,游客随团出游需求在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内会有所下降。而当团队市场

今年十一黄金周,故宫游客接待量超过测算的游客量上限一倍多;西湖单日游客量首次突破百万;九寨沟游客滞留,进不去出不来。有网友调侃这个长假的拥堵盛况:“故宫人山人海、长城不分内外”“法海被挤掉进西湖了”。黄金周的旅游似乎乱成了一锅“黄金粥”。

10月1日,为维护旅游秩序、保障游客权益的《旅游法》实施,记者近日在银川一些景区的饭店、特产超市、纪念品店走访时发现,导游带团进店消费的情况已难觅踪影。新华社发

十一升旗过后的天安门广场留下5吨垃圾,游客不顾警示随意攀爬圆明园古墙遗址,宁波雅戈尔动物园里游人用纸屑向动物投食,泰山步道旁苹果核、橘子皮不时从山上滚落。

现象

从业者说

神舟国旅市场总监郭玲梅表示,其实《旅游法》出台后,涉及黄金周的团队都已经把文明旅游写进了合同,出团前领队也会和游客做相应提示和说明,但可能因今年散客量实在太大,游客缺乏旅行社方面导游、领队的统一管理,景区在客流量超负荷运转时对散客的监管难度也更大,导致不文明现象还是时有发生。

观点

四川当地一位地接社的导游告诉记者,以往带团期间游客如有不文明现象肯定会对其进行劝说、提醒,一旦游客和景区工作人员发生矛盾也会及时调解,“游客在文明出游方面普遍都很被动,尤其是一些素质本来就偏低的客人,没有人提醒的话不论参团还是自由行他都可能有不文明举动”。

现象

零负团费现象在四川以往很普遍,黄卓伟表示,原来接零负团费的那批导游这个黄金周基本都歇业观望了。“我认识不少导游,他们文化素养普遍比较低,但就是靠着敢变脸、敢忽悠,原来在导游圈里最吃香,不过这回《旅游法》出台,他们十一基本都没出团,天天在成都市内打麻将消磨时间。”黄卓伟说,其实歇业只是暂时的,大家还都处于观望状态,一旦《旅游法》执行不力,监管力度不严,估计又会重操旧业。

“零负团费”旅行社或倒闭

提到原来的收入,黄卓伟一声叹息。他告诉记者:“原先在购物点的返点能达到5%至20%,再加上自费项目中抽取的人头费,零负团费接团很容易,以九寨沟的团为例,4月至10月是旺季,挣得多的导游月入4万元至6万元,如果一个月挣不到2万元甚至会被淘汰。”

规模下降,那么这个行业就养不起旅行社了,这对大旅行社是利好,它可以正大光明地做高端品质线路,但另一部分以做“零负团费”为主、旅游消费被透支的劣质旅行社必然会退出倒闭,或者半死不活。此外,一旦各旅行社面临一定的生存困境,这还会促使它们重新建立良性的盈利模式。

他认为,“以往导游门槛低,现在一批人歇业观望,对于学历高、专业素养强的新生导游是个机会,起码有个比较干净的大环境让他们发挥,而不是整天去钻研如何去忽悠人”。

团费上涨,报名人数减少,营业收入降低致不少旅行社都面临着很大的经营压力。有旅行社负责人称,现在没有好办法只能硬撑,希望靠提升服务品质吸引游客。

黄卓伟表示,他几年前就想转行,但这么多年没有任何其他工作经验,又习惯了无计划收入、无计划开销的生活状态,突然不能赚快钱的话还真不适应。

根据《旅游法》的规定,导游、领队不能再靠“吃回扣”挣钱,今年十一黄金周不少导游歇业在家。环境国旅总裁钟晖透露,团费上涨后,游客对导游的服务期望值增高,但导游因无提成可拿,服务上缺乏动力。“很多导游开始转行,也有暂时不上团等机会的。”钟晖说,“今年十一假期因为缺乏导游、领队,公司里不少经理骨干都开始临时带团。”

观点

此外,还要健全预警机制,并及时发布。可以提前发布黄金周拥堵景点排名,发布景区的舒适度指数,帮助游客合理地选择自己的出游目的地。记者田虎

观点

□老问题